首頁 > 中國婦女網 > 首頁欄目 > 經濟女性

帶領課題組創建國際領先的分子標記多基因聚合育種技術,育種選擇效率提高5倍以上;帶領團隊率先攻克優質和抗病基因難以聚合的技術難題,實現了黃瓜主栽品種的更新換代

顧興芳:苦心孤詣三十年 只為育出好黃瓜

標簽:經濟女性 | 來源:中國婦女報 | 作者:楊娜 郭倩薇

1035079259436126.jpg

顧興芳在試驗田里查看黃瓜生長情況。

1035267520702817.jpg

顧興芳(右二)和她的團隊獲得2018年度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二等獎。

·人物檔案·

顧興芳,中國農業科學院蔬菜花卉研究所二級研究員、全國農業科研杰出人才、國家大宗蔬菜產業技術體系崗位專家、中國農科院葫蘆科蔬菜遺傳育種創新團隊首席、國際園藝學會葫蘆科分會主席、中國園藝學會黃瓜分會副理事長,曾獲2018年度國家科學技術進步二等獎(第一完成人)、國家發明三等獎1項(第三完成人),帶領團隊培育黃瓜新品種30多個,累計推廣面積1200多萬畝,新增社會經濟效益100多億元。

■ 中國婦女報全媒體記者 楊娜 

■ 實習生 郭倩薇

2019年1月8日,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在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中國農業科學院蔬菜花卉研究所研究員顧興芳和她的團隊,憑著“黃瓜優質多抗種質資源創制與新品種選育”科研成果,捧得2018年度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二等獎。

“沒有過硬的成果很難拿這個大獎。”回憶兩年前的這一高光時刻,顧興芳感慨地對中國婦女報全媒體記者說,這個獲獎項目歷時27年,其間遇到過許多困難,但她始終牢記使命,帶領團隊砥礪前行,終于捧得國家級大獎,“只要我們的種子農民愿意要,我們吃的苦都值了。”

卅載深耕,矢志黃瓜育種

面對繼續留學深造和國家重點科技攻關項目急需新人挑重擔,她選擇了回國

顧興芳與黃瓜的緣分始于1988年。那一年,她加入中國農業科學院蔬菜花卉研究所黃瓜課題組,這一干就是30多年。

顧興芳出生在山東一個農民家庭,1981年考入南京農學院(現南京農業大學),就讀于園藝系蔬菜專業,她是班里僅有的三個女生之一。雖然學校和專業的選擇多少有點偶然性,但出生于農家的她很快喜歡上了這個專業,學習非常刻苦。大學期間,她的學分排名常常居本班甚至本系第一。

大學畢業后,顧興芳被分配到中國農業科學院蔬菜花卉研究所。剛開始,她被安排做行政工作,但她更喜歡搞蔬菜科研工作。為此,她和領導“吵了一架”。1988年,顧興芳如愿以償地進入黃瓜課題組,開始從事黃瓜育種工作。

1997年,顧興芳被公派到國外留學,她以優異成績獲得碩士學位后,本可以繼續攻讀博士學位,但因為當時中國農業科學院蔬菜研究所急需新人挑重擔,顧興芳毅然選擇了回國,并挑起了黃瓜育種課題組負責人的重任。

人生往往要面對各種選擇,如何決定取決于各人的人生觀、價值觀。前些年,曾有公司出高薪想把顧興芳挖過去,但都被她堅決回絕,“人這輩子活著不光是為了錢。”顧興芳坦誠地說,“做人要堂堂正正,對得起國家的培養。”

堅守田間,一茬一茬收獲

育成一個優良新品種沒有7年~10年的時間,很難有實質性的成果;幾十年來,她養成每天下田的習慣

育種離不開基礎研究,而基礎研究必須從田間試驗做起。每天下田,是顧興芳幾十年來養成的一個習慣,用她自己的話說,“不去看看,心里就不舒服。”

田間試驗是一項累活兒,而黃瓜的田間工作更甚。黃瓜播種茬口遠高于其他蔬菜,最多一年可達六茬。從酷暑到寒冬,年復一年,顧興芳帶領團隊穿梭于設在北京和外地的試驗基地,給試驗田里的黃瓜授粉、選種,觀察并記錄其生長情況。到了收獲季節,每周還要進行至少三次測產。每一件事,顧興芳都要親自參與親自做。夏天,溫室大棚里又悶又熱,她和團隊成員從早上7點開始,一忙就是一上午。

因為長年在田間工作,人到中年的顧興芳先后患上了腿重癥骨關節炎、腰椎間盤突出、背肌筋膜炎等疾病。同事們都勸她多休息,讓年輕人多分擔一些田間工作,但為了掌握一手資料,她系上護腰,依然堅持親自下田。“每天看著自己授粉的黃瓜慢慢長大,內心就充滿喜悅。”顧興芳說。

顧興芳經常告誡自己的學生和年輕的團隊成員,實驗室里的研究固然重要,但田間育種工作也要努力去做;育成一個優良新品種需要漫長的周期,沒有7年~10年的時間,很難有實質性的成果,作為一名科研工作者,一定要專心致志,長期堅守,一茬一茬地收獲,一代一代地改良。

顧興芳告訴記者,多年來,她的團隊培養了一批出色的科研管理和育種人才,如今他們都在各自崗位上發揮著重要作用。她的團隊成員以女性為主,也都進得了實驗室,下得了試驗田。2017年,顧興芳帶領的團隊榮獲“全國巾幗文明崗”稱號。

多年“吃苦”,實現國際領先

品嘗了上萬株植株,終于找到了與黃瓜苦味緊密連鎖的分子標記,破解了苦味基因對于材料創新和新品種選育的困擾

現在的黃瓜味道脆甜,但它的“祖宗”——野生黃瓜卻苦如黃連,培育出完全沒有苦味的黃瓜品種,是歷代農業科技人員的一個夢想,但直到20世紀90年代中后期,這依然是一道科研難題。

要消除黃瓜苦味,首先必須搞清黃瓜苦味的遺傳規律。人的味覺對苦味的敏感度遠高于儀器測定,顧興芳帶領團隊親口品鑒每一株材料的子葉、卷須和果實。經過多年“吃苦”,品嘗了上萬株植株,顧興芳終于找到了與黃瓜苦味緊密連鎖的分子標記,破解了苦味基因對于材料創新和新品種選育的困擾。

為了提高我國黃瓜育種水平,顧興芳帶領課題組不斷吸收當今世界的先進育種理念和生物科學技術,參與完成了世界上首個蔬菜作物——黃瓜基因組測序,構建了第一張栽培黃瓜高密度遺傳圖譜,創建了國際領先的分子標記多基因聚合育種技術;率先開發出與無苦味、有光澤、抗黑星病、抗病毒病等21個性狀緊密連鎖的基因組SSR和InDel標記,使選擇效率提高了5倍以上,還基于基因組大數據,率先攻克了優質和抗病基因難以聚合的技術難題。

顧興芳團隊注重研究成果的落地。多年來,他們先后育成優質多抗黃瓜新品種30多個,其中,中農16號、26號和50號,引領了中短條密刺型黃瓜的高品質育種方向;中農18號、20號和106號,實現了黃瓜主栽品種的更新換代;中農19號和29號打破了國外品種的壟斷,在全國各地深受菜農歡迎。

“我們育成的黃瓜新品種已累計推廣1200多萬畝,新增社會經濟效益達100多億元。”顧興芳團隊的一名成員介紹說。

“氣候、植物病蟲害、消費者需求一直在變化,特別是,廣大消費者對優質、健康黃瓜的需求不斷增長,這些變化對黃瓜育種提出了很多新要求。”顧興芳說,近年來,她和團隊一邊緊盯市場需求,一邊開展黃瓜育種技術創新,一直在“培育更好的黃瓜品種”這條路上奔跑,“奮斗永遠在路上!”

  • 分享:
  • 編輯:肖睿 ????2021-12-10

評論

0/150
日产亚洲一区二区三区-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美女裸B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