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婦女網 > 首頁欄目 > 軍旗飄飄

走近空降兵某旅“雷神突擊隊”女子特戰小隊——

當傘花與青春相遇

標簽:軍旗飄飄 |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 | 作者:楊悅 越旺 李浩

■解放軍報記者 楊悅 通訊員 楊越旺 李浩

青春的模樣

大雪飄飄灑灑,如漫天的白色絨花墜落,給空曠的草地覆上了一層雪被。22歲的下士魏嘉寶站在雪地中,目光緊盯著銀白中那抹奪目的綠色。

正月初七清晨,空降兵某旅“雷神突擊隊”女子特戰小隊在雪中展開了她們節后第一天的射擊預習訓練。作為步槍手,魏嘉寶正在進行快速射擊的操槍練習。

雪花拂過視線,寒冷的空氣纏繞著女兵裸露在外的臉頰和耳朵,將它們凍得發紅。槍身冰冷而堅硬,與帶著老繭的虎口緊緊相貼,魏嘉寶握緊胸前的步槍——拉槍機,抬槍,目光的焦點瞬間凝聚在綠色靶紙的靶心。

1、2、3、4、5!手指施力,連續扣動扳機。

緊接著,她利落掏出別在槍套里的手槍,抬槍,瞄準,又是5次扣動扳機……

一次次出槍、瞄準、收槍,胳膊漸漸沉重發酸,手指慢慢被磨紅。在魏嘉寶身旁,一個個戰友跟她一樣,仿佛無限循環般地重復著這一套枯燥的動作。不遠處,狙擊手和輕機槍手們則穿著白色的雪地服俯臥在冰冷的雪堆中,同樣進行著操槍練習。

這樣枯燥的訓練,是女子特戰小隊隊員的常態——想要成為戰場上所向披靡的特種兵,必須要經過訓練場上無數次的摔打錘煉。

魏嘉寶的手上傷痕累累,“粗糙得像個男孩子的手”。訓練間隙,她把“滄桑”的手掌照片發到朋友圈,配上了一張年輕人喜愛的熊貓頭表情,充滿樂天精神地調侃并鼓舞自己。

這樣的磨練,女子特戰小隊里的每名女兵都不陌生。22歲的上等兵閆亞琦還記得自己第一次打輕機槍的經歷。

集訓只有一個星期。時間緊張,她著了魔似的反復練習據槍,硬生生把鎖骨撞得青腫。不過一天,原來白嫩的手心便磨出許多血泡。

午休時,她在睡夢中依然保持著據槍的姿勢。深夜入眠,睡在閆亞琦身邊的戰友忍不住推醒熟睡的她,哭笑不得地“吐槽”:“你睡著的時候怎么總別我的腿?”

“我把你的腿當成機槍的腳架了。”從夢中醒來的閆亞琦茫然地答道。

在忘我的練習中,閆亞琦的輕機槍打出了十分亮眼的成績——彈著間距不過一指,6發子彈有3發連射,有兩發彈甚至打進了同一個彈孔。“我跟男兵一起打,最后贏了他們兩箱水。”她自豪地說。

夜色漆黑如墨,前方視野難辨,四五十斤的裝具沉甸甸地墜在身上。上士龔莉君還記得,在那次演習任務中, 她和戰友們第一次嘗試夜間跳傘。

不算寬敞的機艙里,發動機嘈雜轟鳴,信號燈頻頻閃動,寒冷而稀薄的空氣透過機身襲來,龔莉君半指手套外裸露的指尖已經開始凍得發僵。“但沒有人害怕,每個人都扯著嗓子沖著對方的耳朵喊加油。”她說。

龔莉君還記得,有個有些恐高的女兵是第一次在數千米的高空跳翼傘。那個讓戰友們有些擔憂的年輕女孩,在機艙里轟隆如雷鳴的噪音中一邊大口深吸著氣一邊堅定地說:“我是個特種兵,我必須要跳!”

那一晚,在那片無人知曉的夜空之上,年輕的特戰女兵們相互鼓勵著,步履堅定地向前一步,躍出艙門。

垂直下落,開傘,行進。當龔莉君一往無前奔向指定的著陸地點時,她仿佛聽到了那首高亢鏗鏘的隊歌《雷神出擊》在耳邊回響——“我是雷神,神兵天降九天來。我是閃電,霹靂一聲震四海……”

訓練間隙,空降兵某旅“雷神突擊隊”女子特戰小隊隊員合影留念

青春的禮物

有時候,龔莉君會憶起初中附近那座常被綠意覆蓋的寨子坡。

年少的她像個“野小子”,喜歡上山下河四處跑,被同學們戲稱為“龔哥”。每逢周末,她都會跟一群好友約著一起去爬那座幾百米高的小山。上山路上,他們哼流行的許嵩的歌,也唱“請你不要迷戀哥,哥只是一個傳說”。

草木青翠,空氣中仿佛也浮動著自由的氣息。他們曾奔跑著把風箏放飛到碧藍晴空,曾站在最高的大石上眺望若隱若現的城鎮,也曾在野炊時,因為有同學偷拿了老鄉家的木柴,而被追趕得四散“奔逃”。

那時的龔莉君絕對想不到,未來某一天,她會成為一名特戰女兵——戴著頭盔、背著槍械、穿著迷彩服走過更多山坡,以更高的視角眺望著城鎮鄉村,用自己的身體擁抱自由的天空。

“從6000米的高空降落時,地面是弧形的,河流、水庫,還有綠色的樹木組在一起,看起來就跟衛星地圖一樣。”龔莉君努力將眼前動人心魄的壯觀景色收入眼底。那是她要奔赴的目的地,也是她要守護的遠方。

蔚藍晴空,一朵朵紅白相間的傘花漸次開放;西北戈壁,拉練的隊伍拉成一條長線,踏著大漠落日的余暈向前行進;營區內,粉櫻開謝,銀杏轉黃,冬雪又將殘枝掛上銀妝,一年四季悄然輪轉……走入軍營,龔莉君和戰友們見證了許多美麗的風景,經歷了許多值得銘記的歲月。

“所有命運贈予的禮物,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對女子特戰小隊的隊員來說,成為一名特戰女兵,也意味著她們的青春將收獲與眾不同的饋贈。

魏嘉寶還記得那次令她狼狽不堪的強化訓練——一天一夜,徒步50多公里。

夜幕漸漸深沉,冰冷的冬雨把衣裳全部打濕,眼前是漫長得幾乎沒有盡頭的道路。魏嘉寶背著沉甸甸的裝具,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在沒有路燈的國道邊上。身旁,一輛輛卡車飛馳,熾白的車燈一次又一次從她眼前晃過,魏嘉寶漸漸跟戰友們拉開了距離,前后50米都沒人。

又一輛卡車駛過,帶起的氣流刮飛了她頭上的帽子,腳上已經磨出了兩個血泡。魏嘉寶感到無比的艱難和窘迫,忍不住邊走邊抽泣起來。“我到底為什么要在這兒遭這樣的罪?”她忍不住在心中問自己。

第二天,訓練計劃又臨時調整,要再多走近20公里,她瞬間“繃不住了”。“但是我們班長還在堅持,硬是拉著我繼續往前走。”魏嘉寶回憶道。班長送來熱騰騰香噴噴的炒飯,魏嘉寶直接用手套上塑料袋抓著就往嘴里塞,仿佛第一次吃到這么美味的食物。

訓練后,魏嘉寶花了一星期才恢復正常行走,但她仿佛忘了那個夜晚對自己的質疑:“那個時刻過去,我堅持下來了,那些艱難也就變成了最寶貴的財富。”

就像在游戲中不斷升級,魏嘉寶能感到,自己的“經驗值在上漲,打通的關卡越來越多”:跳傘時,她穿過云層,在天空見證了“跟地面完全不一樣的風景”;打靶時,她看著子彈呼嘯而出洞穿靶紙,跟隊友們互相調侃,“不愧是特戰女兵,猛得很”……

變得更強大,更靠近夢想中的自己。這,是軍旅生涯贈予所有女子特戰小隊隊員最好的禮物。

女子特戰小隊隊員進行翼傘滑翔。楊越旺、顧熙熙攝

青春的路口

春節假期的某一天,閆亞琦換上便裝,化好了精致的新年妝容,頭發上別著戰友送的“平安”和“好運將至”發卡,拿著手機美美地自拍了幾張,滿懷喜悅地發布了新春的第一條朋友圈。

入伍一年多,年輕的女孩依舊精致愛美。在為數不多能給自己化個妝的時間里,閆亞琦總是眼神專注、滿臉認真地盯著鏡子細細勾勒。

打底、描眉、眼妝、口紅……每個步驟按部就班,如雕琢作品般全心投入。

因為眉毛顏色淺淡,每次畫了眉,閆亞琦都不舍得擦掉。如果沒有畫眉,她甚至“不想面對鏡子中的自己”。人們很難想到,這個精致愛美的姑娘,和訓練場上摸爬滾打的颯氣女兵,會是同一個人。

風冷天寒,營區的籃球館里,籃球觸碰地面的撞擊聲和球員們激動的叫喊聲幾乎要震落屋檐上的冰雪。魏嘉寶穿著一身紅色球衣,額上綁著黑色的吸汗帶,追逐著跳躍的籃球奮力奔跑。

她享受在球場上揮灑汗水的感覺,也喜愛飛躍投籃時,雙腳離開地面時滯空的自由感。那個瞬間像是熱血漫畫的定格畫面,聚光燈自她頭頂投射而來。

魏嘉寶從初中就開始打籃球,曾是國家二級籃球運動員。她也曾想過,如果沒有當兵,自己或許也會走上職業籃球道路。朋友圈里,魏嘉寶曾經的隊友已成為職業球員,甚至走到了異國的球場上爭奪勝利。

“可是就算回到幾年前,我還是會這樣選擇。”魏嘉寶說,“我就是想當兵。”

那部《我是特種兵》的電視劇,她每年都要重刷一遍。十六七歲的年紀,當兵的哥哥回來探親,魏嘉寶捧著哥哥的三等功證書驚喜又崇拜,聽到哥哥講起海訓泅渡、長途拉練,她心中浮現的第一個念頭是——“我也想試一試”。

對閆亞琦來說,大學畢業那次原本未抱希望的報名參軍,讓她走上了與原來生活截然不同的道路。

2020年,閆亞琦新訓結束,“雷神突擊隊”教導員來新兵連招收隊員。他說了這樣一句話,讓她深深記在心里:“在雷神突擊隊,你們將經歷許多旁人無法經歷的事、體會到旁人無法體會的多姿多彩的生活。”

原本想去當報務員的閆亞琦越聽越激動,鬼使神差地舉起了手:“我要報名!”

怕曬黑、怕變丑的小女孩硬著頭皮開啟了成為一名特戰女兵之路。“我現在還是不想曬黑。”閆亞琦說,“但如果是為了訓練、為了任務讓我曬黑,那完全沒問題。”

現在的閆亞琦,能夠動作利落地帶槍行進、舉槍射擊、跳傘著陸。“我還有很多要努力的地方,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像電視里的特種兵那么瀟灑帥氣。”她說。

2019年,魏嘉寶參加了一次國際聯演聯訓。

負重登山、跳水、徒手漂流……在一個又一個比拼交流的項目中,魏嘉寶憑借中國特戰女兵特有的風采贏得了外國隊員的認可與贊揚,被授予“尊重精神獎”。

她終于以另一種方式走向了她所憧憬的世界舞臺,在不同的賽場上為祖國爭得榮光。

當做了6年話務兵的龔莉君毅然報名來到女子特戰小隊,當下士陸紅薇第一次穿上這身她“再也不想脫下來”的軍裝,一名名正值芳華的女兵放棄平靜的生活,走上這條注定充滿了艱難坎坷的征程。

與她們不約而同的是,萬里山河間,一個個不同的角落,許多同樣年輕的戰友挺立在不同的戰位,以同樣熱忱的目光守望著蓬勃發展的祖國。

他們在大山深處的導彈洞庫里,在雪域高原的通信線路上,在橫穿大漠的航天鐵路邊,在海島,在車站,在醫院……無論歡鬧的節慶,還是平靜的日常,他們始終堅守在空中、地面、水面等各個戰位上,守候著神州大地的安寧祥和。

這是他們共同選擇的道路——以最美的青春,守護最可愛的祖國。


記者手記:

越努力,越幸運,越快樂

■解放軍報記者 楊 悅

正月初七,天光劃破云翳,絲絲縷縷灑向神州大地,春節小長假結束了。互聯網上,“開工第一天”的詞條被網友們刷上熱搜。

與此同時,鄂北平原,空降兵某旅“雷神突擊隊”女子特戰小隊所在的營區,雪花紛揚,灑落一地銀白。清晨6時10分,隨著起床號聲響起,22歲的下士陸紅薇開啟了緊張忙碌的一天。

集合哨響,女兵們急促地喊著口號,開始節后第一天的訓練。

射擊預習訓練出槍速度,跑道上體驗極速沖刺,搏擊室里一次次將身體摔向地面……女兵們滾燙的汗水仿佛融化了四周的冰雪。

對女子特戰小隊的女兵而言,她們不需要像大部分人一樣將假日模式切換到工作模式,因為無論假日還是工作日,中國軍人的日常只有兩種狀態——戰斗和準備戰斗。

完成常規訓練,作為軍犬訓導員的陸紅薇還要抽空到距營房一公里多遠的犬舍,看望軍犬雷寶。

安靜空曠的犬舍前,尖利的哨聲驀然響起。軍犬立刻知道是陸紅薇來了,趴在犬舍門前焦急地等待,看到她才歡快地叫喚起來。“寶,我來了!有沒有想我啊?”陸紅薇徑直打開犬舍的門,擼著雷寶溫暖而柔軟的絨毛,對撒著歡兒的它輕聲問道。

能成為軍犬訓導員,陸紅薇認為是一種幸運,“別人說我是‘錦鯉’體質,想干的事都干成了”。

幼時,陸紅薇也養過狗,三四歲時,她認識了人生中第一只寵物狗,因為只有手掌般大小而且長不大,家里人便叫它“小小”。小小很機靈,每次叫它名字時,“不管多遠的距離,總會第一時間飛跑著沖到你身邊”。小時候,陸紅薇和小伙伴在老家的村頭田間四處瘋跑,小小就跟在他們身邊玩鬧。

6年間,陸紅薇和小小度過了最純真的童年時光。然而有一天,小小突然找不到了。“一直到讀大學,每次想起小小,我還是忍不住偷偷掉眼淚。”陸紅薇有些悵惘,“可惜當年沒有手機或相機,連一張相片都沒能留下。”

來到女子特戰小隊后,陸紅薇愈發覺得自己幸運。這份“錦鯉”體質讓她滿足了多年以來對犬類動物的喜愛,如愿成為一名軍犬訓導員——

一路走來,陸紅薇從穿上那身夢寐以求的軍裝,順利步入軍營;到看著與新兵連隔街相望的特種大隊心馳神往,做了特種兵;從對“戰場幽靈”炫酷名號崇拜向往,成為狙擊手;到實現夙愿與最愛的軍犬相伴,變成軍犬訓導員……她的一個個夢想最后都成了真。

這份“錦鯉”般的幸運,源于堅定地選擇自己想要的人生。

不僅是陸紅薇,在女子特戰小隊,許多女兵的人生軌跡都寫滿了無悔的抉擇與夢想成真的幸福——

上士龔莉君做了6年話務員后,毅然報名參加剛成立的女子特戰小隊,帶著鮮紅的“雷神突擊隊”隊旗從數千米高空縱身跳傘,如愿以償成為一名空降兵;

下士魏嘉寶懷著一腔熱血來到“雷神突擊隊”,在國際聯演聯訓的舞臺上,以堅韌不拔、能征善戰的中國特種兵形象,贏得外軍授予的“尊重精神獎”;

上等兵閆亞琦數次報名參軍,數次落選,但她毫不氣餒,終于在大學畢業后實現了軍旅夢,開辟出一條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

這些夢想成為現實,源于日以繼夜的努力奔赴。

海明威曾說,我為我喜歡的東西大費周章,所以,我才能快樂如斯。為了心中的夢想和火焰,陸紅薇與女子特戰小隊的每名戰友一樣,經歷了摸爬滾打、流汗流淚的歲月。

皮膚被日光炙烤得粗糙,雙手被裝備磨礪得堅硬,她們用訓練場上數不清多少次的操槍、奔跑、格斗、對抗,換回了夢想成真的幸運,體會到成長蛻變的快樂。

“雷神”演習、狙擊手對決、高空翼傘集訓……一次次珍貴的歷練,一個個遼闊的舞臺,女子特戰小隊的女兵們在風雨的磨礪中百煉成鋼。

如果說選擇是種子,努力是雨露,那么時代就是夢想生根發芽的土壤。身處改革強軍的新時代,她們每個人都在奮力奔跑的追夢之旅上,堅定地走向遠方。

“我現在的夢想,就是有一天能帶著雷寶一起跳傘。”陸紅薇希望,有朝一日,她能和這位“親密戰友”一起出現在藍天之上。

  • 分享:
  • 編輯:肖睿 ????2022-03-01

評論

0/150
日产亚洲一区二区三区-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美女裸B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