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婦女網 > 首頁欄目 > 家風

周恩來侄女周秉德:傳承紅色家風 永葆本色初心

標簽:家風 | 來源:中國婦女報 | 作者:徐陽晨

□ 中國婦女報全媒體記者 徐陽晨

“伯伯一輩子忠誠踐行革命信仰,為實現共產主義遠大理想而鞠躬盡瘁。”在全國婦聯婦女研究所“傳承紅色家風 賡續精神血脈”專題講座會上,中國新聞社原副社長周秉德回憶伯伯周恩來總理往事時堅定地說,“我們作為紅色后代,更感到紅色傳統不能丟,紅色的精神血脈要代代相傳。”

心系群眾 同甘共苦

周秉德自12歲住進中南海西花廳,在周恩來身邊生活了10余年,在她的印象中,伯伯在一言一行、一點一滴中都時刻體現出“以國家利益為上,以人民心為心”的崇高精神品質。“20世紀50年代,我們是農業大國,但是缺乏良好的水利工程支撐,農業發展的根基不牢,底氣不足,伯伯在任上20年,最上心的民生問題之一就是水利。”周秉德回憶,1958年,周恩來舉著一面大旗,帶著隊員一起去了十三陵修水庫,到了施工地他對大家說:“咱們在這兒勞動一個禮拜,沒有總理和部長之分,大家都是勞動者,咱們就踏踏實實認真干活。”

20世紀50年代末,數十萬群眾投身興修水庫的火熱浪潮中,周恩來不僅與專家一起冒雨勘探,親自參與規劃設計,還以普通勞動者身份參與施工,不辭辛勞與群眾同吃干糧咸菜,同住木板平房,對新中國取得史所罕見的水利成就產生了重大影響。在周秉德看來,周恩來心系群眾、同甘共苦是源于他16歲所言:“吾將公之天下,使四萬萬人共得而仆之,必不負所托也”的赤子初心。

令周秉德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1966年河北邢臺大地震,損失慘重,周恩來冒著余震趕到受災最嚴重的白家寨大隊慰問群眾,但他在講話時發現,群眾正對西北寒風,他立刻讓群眾避風而坐,自己則迎風口站著。當時陪同的領導干部覺得不合適,周恩來語重心長地說:“你們算一算,是咱們少數人對著風,還是成百上千人對著風合理?”周秉德深刻感受到,伯伯把自己與群眾放在了真正平等的位置,只有“少數人”服從“多數人”的利益大局,完全沒有“國家總理”高高在上的特權與照顧。

革命情誼萬年長

周秉德談起伯伯和伯母的感情,萬分感慨,“他們之間因為同樣的革命信仰而選擇攜手相伴,風雨同擔,感情之浪漫、深厚、堅定令人歆羨。”1923年,鄧穎超收到周恩來從法國寄來的一張明信片,在這張印有李卜克內西和盧森堡(德國共產主義領袖)臨刑前畫像的明信片上,周恩來寫道:“希望我們兩個人將來,也像他們兩個人一樣,一同上斷頭臺。”在周恩來眼里,“堅持革命”的“小超”是成為終身伴侶的最佳人選。

“伯伯工作特別忙,他往往是通宵工作,常常到早上五六點才能休息,但無論誰勸他放松一會兒,也是勸不動的。伯母就讓我妹妹進去找伯伯,看到一個小孩子來了,我伯伯就沒辦法了,只得跟出了辦公室,一出門就看到伯母和司機早已在門外等著,安排伯伯去中山公園轉轉。”周秉德指著當時幾個人在中山公園拍的照片笑著說,“照片上我伯伯既無奈又疲憊,但他明白伯母的苦心,每次都與我們出來逛逛。”

看到周恩來的辛苦,鄧穎超既心疼也理解,她特地借來半舊的乒乓球臺,放在周恩來辦公室旁邊的房間,常常是工作太久,警衛和秘書都會提醒他適當鍛煉。

“有時候伯母讓我們幾個孩子到二道門口等他,伯伯看見我們就會下車帶著我們走上一段路,就這么幾百米的路,也是伯母‘精心’設計的,只為讓伯伯多活動活動。”周秉德從伯伯和伯母身上看到了愛情最真誠美好的模樣,只有擁有共同的追求,志同道合,夫妻間才能默契相扶,攜手共進。

2019年,周秉德重回西花廳,又去看了那副干花相框。“伯伯1954年出席日內瓦會議3個月,伯母經常寫信或者寄上一束家里的花給伯父,有時候只一句話‘楓葉一片 寄上想念’,伯父有時也寄一束當地的花托人帶回來,伯母舍不得扔掉這些已經蔫掉的花,就做成干花裝進相框。”周秉德動情地說,“這束花是1954年伯伯送給伯母的,橫跨60多年,一如當年,就如他們二人的感情,永恒真摯,溫暖如初。”

親屬不可特殊化

周秉德初中畢業后,就讀師范學校,她主動放棄上大學的機會,加入中國共產黨,去了北京郊區一所鄉村小學當老師。3個月后,北京朝陽區委機關因急需黨員,但當時的小學教員中黨員為數不多,因此周秉德被調了過去。周恩來得知后,非常嚴肅地問:“秉德,你不在基層當老師,到機關工作,是不是因為我周某人的關系?”后來周秉德在朝陽區委沒有任何職務地干了整整10年,工作一直受到好評,但級別職務從來沒有動。周恩來和鄧穎超并沒有為她說過一句話,反而周恩來經常提醒她:“因為你是我的侄女,所以更要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扎扎實實做好基層工作。”

周秉德隨丈夫在外地工作9年后,被調回北京。回京后她去看望伯伯,周恩來一見面就問她:“你們離開北京工作9年,現在怎么突然回來了,是不是因為我周某人?”19年后,又是同樣的一句話,周秉德心中肅然起敬,“我伯伯就是這樣的人,從不搞親屬特殊化,也時刻教育我們這些后輩不能因為他獲得任何特別的好處,凡事要自食其力。”

但周秉德心中清楚,伯伯在公事上鐵面無私,私下里卻對家人關懷備至,“伯伯明確指示我父親工作的職位要低,待遇要少,我們家的條件不好,伯伯就一直接濟我們,一開始每月接濟100元,后來是120元、150元……到最后是200元。很多年后我才知道,伯伯當時的工資只有404.8元啊!”周秉德說到這里,一度哽咽。“那時候我們用了他那么多的錢,真是不懂事。我心里特別愧疚,同時又增加了對他的景仰之情,我覺得伯伯實在是了不起,這就是共產黨人大公無私、公而忘私的最深沉底色!”

兩次“周某人”對周秉德來說是終身教誨,她在重要的人事崗位工作多年,從來沒有動用過職權謀取私利,主動放棄了三次分房機會,至今仍住在公婆的老房子里。周秉德的臥室里掛著一幅廬山風景照,那是伯伯送給她的新婚禮物。“這張照片是我伯母拍的,非常漂亮,別人的臥室都是掛結婚照,而我獨有這幅照片一直懸掛在床頭,對我而言,這是一種親切又珍貴的情感回憶,也在時時刻刻提醒自己,教育后人要自立自強,以國家利益為重,不能有任何特殊待遇,不能有任何懈怠放松,踏踏實實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

  • 分享:
  • 編輯:崔春婷 ????2022-03-18

評論

0/150
日产亚洲一区二区三区-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美女裸B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