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婦女網 > 首頁欄目 > 女主角

“金橋”一曲憂愁去 唯有熱愛無絕期

——冬奧冠軍隋文靜的花滑故事

標簽:女主角 | 來源:中國婦女報 | 作者:張明芳 劉世康 孔一涵

中國選手隋文靜(左)/韓聰獲得北京冬奧會花樣滑冰雙人滑冠軍。新華社記者 李一博/攝

隋文靜在訓練中。新華社記者 彭子洋/攝

/ 人物小傳 /

隋文靜,1995年出生于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因7歲時在觀看2002年申雪趙宏博冬奧會比賽之后被花樣滑冰深深吸引,遂開啟了她的“花滑之路”。從毫無滑冰基礎到獲得北京冬奧會花樣滑冰雙人滑冠軍,隋文靜不懼質疑,刻苦訓練,即使傷病纏身,仍舊咬牙堅持,只為自己心中那份對花滑的無限熱愛。

□ 中國婦女報全媒體記者 張明芳 劉世康 

□ 中國婦女報全媒體見習記者 孔一涵

隨著幾聲驚呼,電梯里的眾人倉促聚攏過來,中間圍著倒下去的隋文靜。

那是2022年2月18日,剛從訓練場回來,電梯一啟動,隋文靜腿一軟就頭著地倒在了電梯里,她因為低血糖暈倒了。此時,距離北京冬奧會花樣滑冰雙人滑決賽開始只剩6小時。

隊里彌漫著緊張的氣氛,每個人都神色凝重,不敢說什么,都在默默地擔心:這還能上場比賽嗎?

“我自己覺得沒有問題,在賽場上不管你有多疼,你心里的氣勢不能倒,站在賽場上我最強,我就是行。”這個身材嬌小的姑娘總是能在關鍵時刻迸發出驚人的力量。

2月19日,花滑雙人滑決賽現場,這種力量再次得到印證。

隋文靜和搭檔韓聰以自由滑得分155.47,總分239.88,一舉奪冠,為中國隊拿下此次冬奧會的第九金。這一刻,她等了整整15年。

“蔥桶”結緣 黑馬崛起

1995年,隋文靜出生于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一個普通家庭,父親從事高空電焊工作。7歲的她在觀看2002年申雪趙宏博冬奧會比賽之后,被花樣滑冰深深吸引。

“我想學滑冰。” 這一想法很快得到了父母的支持。隋文靜作為父母眼中的“虎妞”從小就特別淘氣,別的女孩在玩洋娃娃的時候,她在玩摞板凳、玩磚頭。

8歲的時候,隋文靜在沒有任何滑冰基礎的情況下,開始學習花樣滑冰。

其他孩子都是先學輪滑,上冰有輪滑的基礎,隋文靜沒有輪滑的基礎,上冰就開始摔。腿磕得全青了,她就大夏天穿線褲,父親問她為啥穿線褲,“奶奶心疼,該不讓我滑了。”小小年紀的隋文靜有著超越同齡孩子的堅韌。

2007年,12歲的隋文靜和15歲的韓聰組隊開始訓練雙人滑。“蔥桶”組合由此結緣,至于組合名字的由來,原來“蔥”字來源于韓聰名字的諧音,而“桶”字則來源于隋文靜。隋文靜小時候身材矮小圓潤,看上去就像沒有腰,因此被稱為“桶妹”。對此,隋文靜沒有生氣,也認可了粉絲的昵稱。

起初,年紀尚小的隋文靜對雙人滑還處在懵懵懂懂的階段,在完成教練的訓練任務后,有一些經驗的韓聰還會帶著她加練。

“那時候確實練得太苦了。”隋文靜回憶,“前兩周練的時候,走在路上我媽一碰我,我就說媽你別碰我,我除了10個手指甲、10個腳指甲,還有頭發絲不疼以外,渾身全都疼。”

除此之外,控制體重也是一大挑戰,“每次量完體重就要跑圈,吃飯之前也要跑圈。”隋文靜每次吃飯只挑最輕的吃,水也不敢多喝。

艱苦卓絕的訓練終于有了回報,從2007年開啟職業生涯到2009年勇奪全國花樣滑冰冠軍,隋文靜和韓聰只用了兩年。此后,他們幾乎橫掃了當時的所有青少年組大賽獎項,并逐漸在國際大賽嶄露頭角。

2009-2010賽季,隋文靜和韓聰首次參加國際青少年組比賽,就實現了四站全勝。緊隨其后,二人又在世青賽上實現了三連冠。

伴隨著榮譽而來的,也有質疑。由于身材條件并不突出,很多人質疑他們究竟能走多遠?回首當年的那些質疑,隋文靜坦然表示:“別人質疑你的時候,你要相信那不一定是你的缺點,我要用實力證明他們說的是錯的。”

打不倒你的終將使你變得強大。隋文靜和韓聰先后兩次拿到世錦賽冠軍,多次拿到四大洲錦標賽冠軍。

傷病纏身 攜手共度

和許多運動員一樣,傷病是隋文靜繞不過去的坎兒。

隋文靜曾患上骨骺炎,2013年年底檢查的時候,醫生驚奇地發現她的韌帶都是斷的。

“你不崴腳嗎?”醫生問。

“崴腳。”隋文靜答。

“崴腳之后你沒休息?”醫生又問。

“沒休息。”隋文靜答。

“疼嗎?”“疼。”“為啥不休息?”“因為喜歡啊。”

正是因為這份喜歡,隋文靜將傷痛埋在心里堅持練習,也正因此,她的腳傷讓她差點兒斷送了運動生涯。

2016年5月5日,隋文靜進行了右側腳踝外側副韌帶重建和左側腳踝肌腱復位手術與右足關節清理和距后三角骨切除手術。做完手術后她只能一動不動地臥床,“就像一個釘子把你的四肢都釘起來了,你不能動,只要稍微一轉身,就鉆心的疼,每天24小時疼,疼到沒有辦法睡覺。”隋文靜回憶,那時候只能依靠打針才能睡兩個小時。

這個手術讓她整整在病床上躺了2個月,長期臥床使她失去了全部的肌肉力量,就連站立都要從零開始。

對隋文靜來說,那是一段灰暗的日子,不知道還能不能回到賽場,她開始了漫漫復健之路。

2016年夏天的花滑表演中,韓聰滑了一個人的雙人滑,中途把坐在輪椅上的隋文靜推了出來,她哭著向觀眾揮手致意,那一刻,她感覺自己離冰場更近了一步,她堅信自己能站起來重返賽場。

術后9個月隋文靜就站在2017年四大洲錦標賽的賽場上,用一曲《憂愁河上的金橋》拿下冠軍。2017年世錦賽,她和韓聰再度演繹《憂愁河上的金橋》,走過人生的至暗時刻,兩人首次加冕世界冠軍,成為中國的第三對雙人滑世界冠軍。

“我們希望把我們的故事用肢體語言傳遞給大家,通過每一根汗毛每一根發絲告訴別人我經歷了什么,我希望我從黑暗中走出來的故事可以感動大家,幫助到大家。”在《憂愁河上的金橋》這首曲子悠揚婉轉的旋律中,隋文靜涅槃重生,榮耀歸來。

憂愁消逝 “金橋”生輝

2018年2月,隋文靜和韓聰迎來了平昌冬奧會,當時世界排名第一的他們被寄予了厚望,大家認為這枚金牌勢在必得。

然而,命運對他們開了一個玩笑,最終他們以235.47分奪得平昌冬奧會花樣滑冰雙人滑亞軍,僅落后冠軍0.43分。

“雙腳做過手術,一年半還能站到賽場拿到亞軍,我覺得這就是一個奇跡。”與他們相熟的記者曾這樣評價道。

賽后采訪區,隋文靜難掩悲傷,“希望這種心情能變成動力,推進我們更好地走完下一個四年,我們希望那個時候是我們的。”

重新踏上新的一個四年,他們一切又要從零開始。

和競速體育相比,很多人以為花滑只是擺擺樣子,沒有那么難。然而,實際并非如此。

“花樣滑冰要滑4分鐘,其實開場10秒鐘之后心率就在180以上,從頭到尾一直保持中長跑的心率。”隋文靜說,“你要完成旋轉表演,你還要有爆發力,要控制起跳的高度,跟裁判去傳達你的感情,這是特別綜合特別難的一項運動。”

在隋文靜看來,花樣滑冰不僅是一項體育運動,更是一項藝術,“我要做藝術家。”隋文靜歪著頭笑了起來。

為了讓這項藝術日臻完美,她和搭檔韓聰需要學習很多東西。不僅要練體能,還要學習音樂,學習舞蹈。

“我們要引領時代,做破局的人,我不可能只滑一種擅長的風格。”隋文靜沒有自夸,作為中國花滑隊的領軍人物,他們要讓自己更加“全面”。

隋文靜舉例說,他們要學很多風格的舞蹈,比如弗萊明戈舞蹈,西班牙的風格,現代舞的風格,布魯斯的風格,探戈的風格……“每一種風格我們都要去學,不只是學一點點,要學精髓,起碼讓人看著像,然后你再配合音樂節奏、滑行速度,還有兩個人的配合,其實是特別難的,每天要花大量的時間去磨。”

“對于雙人滑運動員來說,我們空轉的感覺特別重要,可能一周沒有做這個動作,就生疏了,再做就更容易受傷,所以要不停地去訓練。”隋文靜說。

走上花樣滑冰雙人滑職業生涯以來,隋文靜幾乎沒有時間回家陪伴家人,她的整個童年和少年時光都是在花樣滑冰中度過的。每年過年正逢出國比賽,她已經近十年都沒有時間回家過年。萬家團圓的日子,她更多的時候是在異地他鄉。

2022年的春節她依然沒有回家,不同的是,這是北京冬奧會,一場開在家門口的冬奧會。

這一次,他們再次選擇了《憂愁河上的金橋》這首曲子。再一次演繹,這首曲子被賦予了不同的意義。“希望用我們的能量去擁抱全世界,讓大家看到我們的節目受到鼓舞,哪怕只有片刻。我希望建立起一座橋,讓更多人的心緊密地連接在一起。”隋文靜談起選曲的初衷。

臨上場前,隋文靜拉著韓聰的手說:“‘金橋’是我們拿第一個世界冠軍的節目,它帶給了我們很多的幸運,我相信這次也可以。”

這一次,他們做到了。

冷艷公主 斜杠青年

賽場上的隋文靜有著自己專屬的冷艷氣質,她的眼神凌厲,充滿著殺伐決斷的霸氣。賽場外,她有著東北女孩的幽默灑脫,率真隨性。

“我朋友都說我是嘗試性學霸,焦慮型自律。”隋文靜笑著說。她自己評價自己就是閑下來就焦慮的人。

冬奧會之后,結束隔離的她,開始計劃著要考個駕照,論文也要準備開題了。“我會經常跟我媽說,我們去報個班學點什么吧。”隋文靜說,“我特別喜歡嘗試新鮮的事情,我不想把自己活成單一的運動員,我要去做一個斜杠青年。”

隋文靜有很多感興趣的事,包括美妝、漢服、書法、讀書等等。她經常愛穿美麗的漢服拍照。作為“被花滑耽誤的美妝博主”,隋文靜比賽都會帶上30多支口紅。她還喜歡把試色發到微博和網友一起研究。

展望未來,隋文靜還有很多的規劃,“接下來,我想要出一本自傳,告訴更多的人我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想通過我的拼搏故事激勵更多人挑戰自我,只要不懈奮斗,一定能夠贏得美好的未來。”

“我還想做一些公益,想讓更多的人去看到女性散發的這種光輝。想去支撐更多在生活中遇到困難的女性。用我自身的光去照亮大家,讓更多的人走上自己想走的路,嘗試自己想嘗試的東西。”隋文靜多次提到女性的力量,而她的故事正是女性力量的最好詮釋。

“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狂沙始到金。”從不被看好的青澀小將到世界花滑的頂尖選手,從傷病不斷的折戟沉沙,到榮耀歸來的登頂巔峰,隋文靜小小的身軀卻在世界矚目的賽場上綻放出奪目的光芒。這一次,她愿意俯身做橋,讓更多女性抓住夢想的力量,抵達成功的彼岸。

“如果國家需要,再下一個奧運會,在身體允許的情況下我們也一定會沖到第一線,這是我們作為運動員的一種責任,也是我們的使命。”隋文靜微笑著說。

  • 分享:
  • 編輯:肖睿 ????2022-03-31

評論

0/150
日产亚洲一区二区三区-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美女裸B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