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婦女網 > 首頁欄目 > 生活派

愿你我能在孤獨之中,綻放希望之光

標簽:生活派 | 來源:中國婦女報 | 作者:高琳

一項研究表明,大約65%的調查參與者認為,疫情以來人們的孤獨感增加了,而青春期的孩子和老年人最容易產生孤獨感。其實,任何時候我們都處在各自的動蕩中,我們能做的就是接納,學會用慈悲、勇氣、聯結來排解孤獨感。正如《脆弱的力量》中所說:“我的確不完美,很脆弱,有時也會膽小,但這不能改變我勇敢、值得被愛、擁有價值感的事實。”

   ■ 高琳

   前不久因為從國外歸來,我在上海隔離了一段時間。很多人都問我:“你在集中隔離點待了20多天,每天連說話的人都沒有,孤獨嗎?”實話說,孤獨感是有的。歐洲一項研究表明,大約65%的調查參與者認為,疫情以來人們的孤獨感增加了。長期隔離、害怕感染、沮喪、無聊、物資和信息的不足、擔心經濟損失和被人歧視等,都會給人帶來孤獨感,甚至導致許多情緒問題。

   孤獨感,是與外界隔絕或受到排斥所產生的孤伶苦悶的情感

   人們通常認為,獨處就會產生孤獨感,其實并非如此。“孤獨感是一種封閉心理的反映,是感到自身和外界隔絕或受到外界排斥所產生的孤伶苦悶的情感。”哈佛公共醫學院杰里米·諾貝爾教授認為,孤獨可分為三種——

   1.心理孤獨。你感到自身和外界是隔絕的。我人生最孤獨的時候,是MBA剛畢業做管培生被派到墨西哥工作的6個月。當時人生地不熟,語言又不通,一個朋友都沒有,很孤獨。

   2.人際孤獨。當你感受到外界排斥所產生的孤伶苦悶的感覺。前幾天偶爾看了一個視頻,拜登和奧巴馬一起出席一個活動,結果大家都蜂擁著奧巴馬,把拜登晾在一邊兒,最后拜登落寞地走掉了。我當時想:堂堂一個總統竟然也如此孤獨落寞。

   3.存在孤獨。這其實是一種空虛感,尤其存在于18—25歲的人當中。他們愛思考:“我的生命有什么意義?活著究竟是為什么?”有人認為,天天忙著工作就不會有時間胡思亂想了。其實,孤獨和“忙不忙”沒有關系,比如全職主婦和新媽媽們都有這種感覺——雖然看上去很忙,但還是會有空虛感。記得我坐月子時,就曾經歷強烈的孤獨感,總覺得:“一家人都圍著寶寶團團轉,那我存在的意義是什么?”

   疫情之下,不要讓孩子和老人陷入孤獨的“貧困”

   研究表明,青春期的孩子和老年人最容易產生孤獨感。疫情之下,我們更應關注這兩個群體。

   中科院心理研究所2020年的報告顯示:我國青少年抑郁檢出率為24.6%,也就是說每5個孩子就有一個有抑郁傾向。家長經常搞不懂,孩子有話為什么不能跟父母說?我兒子曾跟我說:“你是我媽,不是我朋友。”尤其是疫情以來,本來孩子上學還有朋友可以排解,結果現在上網課連朋友都見不到了;本來只要放學后才見到的爸媽,隔離期間變成了24小時在一起,時時刻刻都像直升機一樣在孩子腦袋上盤旋。

   仔細觀察,你會發現很多青春期孩子特別喜歡戴口罩,不是為了防病毒,而是為了保護內心的不安全感,口罩其實讓孩子們變得更孤獨。而讓一個青春期孩子跟父母說句話,甚至比拔牙還難。所以,家長應每天找一個時間主動跟孩子聊聊天。比如,平時無論我問兒子什么,他都回答:“不知道。”所以我就把問題設定得小一點,我問他:“今天參觀學校你最喜歡的一件事是什么?”他很爽快回答:“看脫口秀表演。”“脫口秀講的啥啊?”“哪一段最搞笑”……

   如果說青少年的孤獨感常會以憤怒的形式爆發,那老年人的孤獨感則很少會袒露。如果你打電話問父母怎么樣,他們一定會說:“挺好的,別掛念。”其實,一點兒也不好,但他們不會說,這時候就需要你主動去問。就像跟孩子的溝通一樣,不要泛泛地問好不好,要問得具體一點,最好是讓他們描述做了什么、跟什么人聊了啥。還有一個辦法,就是多向父母請教問題,比如我會問我爸:“為什么我做的西紅柿炒雞蛋總有很多湯,你是怎么做的?”

   特蕾莎修女說過:“孤獨和不被需要的感覺是最悲慘的貧困。” 千萬不要讓你的孩子和老人陷入這樣的“貧困”。我們都還記得那種“為什么誰都不理解我”的感覺,而對于老人和孩子來講,有一種幸福叫被需要。

   學會用“脆弱的力量”,接納和擁抱孤獨感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初期,我曾做過一個公益讀書營,帶大家讀《脆弱的力量》一書。其實脆弱不是懦弱,而是直面不安全感的力量,排解孤獨感也同樣需要這種力量——慈悲、勇氣、聯結。

   慈悲,尤其是自我慈悲很重要。多年前我在電腦上貼過一張小紙條寫著:“今天你做到最好了嗎?”當時一個領導意味深長地問我:“為什么一定要做到最好?”那時我還很不理解,但我現在理解了,我不需要時時刻刻都做到最好。尤其是女人,應該放下“超級英雄”的情結。有時候,壓力是自己給自己的,我們需要給自己適當松綁。

   勇氣,就是學會求助。那天我看到一個上海朋友發的信息,說鄰居一老大爺因為大伙兒接濟他食物而深感內疚,一個勁兒在微信群里跟大家道歉,說不該麻煩別人。其實我也是一個特別不愛麻煩別人的人,但這次隔離我卻主動麻煩了好幾個朋友,咨詢隔離政策、幫我買些在隔離酒店買不到的東西……其實,在日常生活中我們也要積極尋求幫助,哪怕跟老公說一句:“把孩子帶到隔壁屋去,讓我一個人清靜一會兒。”

   《脆弱的力量》中說:“勇氣,是一種敢于示弱的能力。”無論是疫情當下求物資,還是求幫忙找工作,我們都要學會拿出勇氣去優雅地求人。如今,我更深刻體會到:“關系,都是麻煩出來的。”而這背后就是心理學的互惠原則,你一旦麻煩了別人,就會不由自主地想去回報對方,這樣一來二去關系就更深了。就像書中所講:“除非我們敞開心扉接受幫助,否則我們絕不可能真正做到敞開心扉給予幫助。”

   聯結,和他人、和自己建立聯結。求人,也是一種人和人的聯結。同理,當你幫助別人的時候也是一種聯結,它可以幫你減輕孤獨感。比如:家長可幫孩子組織一個“云派對”,邀請朋友們一起上線,無論是慶祝生日,還是單純做一個主題派對。比如做個“睡衣派對”,所有人都穿著睡衣出席,這會幫助孩子和朋友們建立聯結,排解孤獨感。

   最后別忘了,每天都要留一點時間給自己。無論是讀書還是冥想,都是自己和自己的聯結。你和自己的聯結越親密,你的內心就越強大。

   其實,任何時候我們都處在各自的動蕩中,唯一不同的是,這段時間孤獨和迷茫同步共振了。我們能做的就是接納,正如《脆弱的力量》中我最喜歡的那句話:“我的確不完美,很脆弱,有時也會膽小,但這不能改變我勇敢、值得被愛、擁有價值感的事實。”

   愿你我都能在孤獨之中,綻放希望之光。

  • 分享:
  • 編輯:李凌霄 ????2022-04-18

評論

0/150
日产亚洲一区二区三区-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美女裸B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