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婦女網 > 首頁欄目 > 此刻新聞

知網“天價收費”引爭議 知識傳播平臺緣何阻礙知識傳播?

標簽:此刻新聞 | 來源:中國婦女報 | 作者:徐陽晨

專家建議,知網今后須解決好數字學術資源的合法授權問題和企業“向善”轉型問題;有關部門應加強對知網收費定價方式的管理,督促其收費定價的核算方式更為公開透明,同時要明確劃定數據庫的公益性用途和商業性用途的范圍、權限

□ 中國婦女報全媒體記者 徐陽晨

近日,“網傳中科院停用知網”登上微博熱搜,中科院文獻信息中心在發布的一則通知中表示:“2021年,中科院集團CNKI數據庫訂購總費用達到千萬級別,已成為中科院集團資源引進中的‘巨無霸’。2022年,雙方就費用、訂購模式展開積極討論,但在多輪艱苦談判后,知網依然堅持接近千萬的續訂費用,其給出的集團組團方案在成員數量、單家價格方面條件相當苛刻。”目前,中科院官方沒有發布正式公告,而中國知網方面回應尚未出現服務停止或中斷的情況,將繼續向中科院所屬各院所提供正常服務,直至2022年度協議簽署并啟動服務。

知網天價收費問題已不是第一次引發風波,據統計,從2012年至2021年期間,至少有6所高校發布公告表示暫停使用知網,原因均為訂購費漲幅過高。不過,在停用一段時間后,由于知網數據庫資源內容的獨有性以及其資源整合的一站式搜索在其他數據庫很難實現,大部分高校迫于各種壓力又繼續與知網合作。知網是否涉嫌知識產權壟斷?如何找到知識傳播付費企業盈利與公益的平衡點?中國婦女報全媒體記者采訪相關專家對此進行解讀。

多重因素令高校對知網“既無奈又依賴”

關于知網是否涉嫌行業壟斷,目前市場監管總局反壟斷一司稱“正在核實研究”。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副教授、博士生導師化國宇解釋,知網是否涉嫌壟斷問題較為復雜。“知網當前‘壟斷’學術資源局面的形成是基于各方面的長期共同助推,不僅僅是知網這家企業的問題,目前知網所做的學術資料匯集、學術統計等工作其他機構暫時取代不了,在技術上的獨家也造成了‘壟斷’事實。”

知網對學術資源的“壟斷”是歷史原因造成的。化國宇說:“在知網成立之初,無論是法律制度層面,還是在著作權人的個人意識方面,對數字版權的保護都沒有跟上。此前學術資源基本上屬于免費、開放的,但也處于有待整合的狀態。這一時期知網的出現,實現了學術資源的大規模數字整合和有效利用,滿足了高校、科研機構以及研究者個人進行研究的需要,查找文獻方便快捷,節省了大量檢索成本和研究資源。”化國宇表示,對高校學生而言,要完成一篇畢業論文幾乎離不開對知網的應用,必須承認知網在這一過程做了很多工作,付出了諸多成本,大大提高了學術研究的效率,這也解釋了為什么高校對知網“既無奈又依賴”的心態。

早期制度盲區導致知網“低買高賣”

正因為利用了早期制度的盲區,知網經歷了一段“野蠻生長”的階段,化國宇表示,知網備受詬病的關鍵在于:一是避開論文作者直接與學術期刊簽訂協議,僅僅支付較低的費用就壟斷了學術論文的數字版權。二是利用“高校要求學生論文上傳知網,并簽署授權使用協議”規則,收集了大量的學術論文資源,而只支付少量的數字版權費用。三是利用其龐大的海量數字化學術資源,向數據庫使用者收取遠超其成本的高額使用費,給科研機構、高校和研究者個人開展學術研究造成沉重的經濟負擔,在一定程度上阻礙了學術思想和知識的傳播。

但化國宇指出,學術期刊最看重的是傳播渠道和引證率,知網能夠提供有效、穩定的數字出版渠道,為期刊數字化傳播提供便利,因此學術期刊愿意與之合作。同時,憑借技術優勢,知網利用海量的學術資源,開發了學術不端查詢系統、論文引證率和期刊影響因子統計系統,這促使期刊、高校和科研院所在科學研究、科研管理和學生畢業論文撰寫方面更加依賴知網,即使在明知權益不平等、溢價過高的情況下,仍選擇續訂服務。

需要尋求盈利與公益的平衡點

化國宇直言,發展到今天,最初知網作為知識傳播促進者的角色開始發生了轉變,在某種程度上阻礙了學術思想和知識的進一步傳播。今后必須解決好兩方面的問題:一是數據來源的“合法性”問題,即如何解決好數字學術資源的合法授權問題,以及基于數字學術資源的收益該如何進行合理分配的問題。“知網應當獲得論文作者授權并向其支付費用,但是知網僅與期刊綁定合作,要求期刊方征求作者的同意獲得其授權,如果作者拒絕期刊要求,需單獨提出或直接失去了發表機會,作者被迫‘授權知網’但又無法獲得應有權益和報酬。如果不給予原作者對等利益,知網等數據收集機構可以獲得巨額利潤空間。”

二是解決企業“向善”轉型問題,即如何實現盈利性與公益性的平衡。化國宇總結,知網主要的問題在于沒有處理好公益和盈利的關系,天價收費不僅沒有使著作權人受益更多,而且阻礙了學術資源的流通與共享,加重了高校、科研機構、研究者及高校學生的負擔。

考慮到當前幾乎沒有學術資源數據庫能夠代替知網的作用,很難在該領域引入充分的市場競爭,有關部門應加強對知網收費定價方式的管理,督促其收費定價的核算方式更為公開透明,同時要明確劃定數據庫的公益性用途和商業性用途的范圍、權限,未來商業性用途應當成為其盈利的主要渠道,涉及公益性用途如基于純粹學術研究的需要而使用數據庫,則應當杜絕此類“天價收費”的情況。

  • 分享:
  • 編輯:崔春婷 ????2022-04-21

評論

0/150
日产亚洲一区二区三区-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美女裸B照